忱辞

《恶向胆边生》文评

虽然是期末了,但是一个没忍住,在这篇文完结的时候,又把它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其实感觉这篇文不是单纯的甜甜甜,也不是生离死别的虐,但通篇下来,给我最大的感受确是堵,总觉得像心中有一口气,眼角有一滴泪一般的难受。
因为实在是太心疼保险了,明知道他和rap是一个人,却总忍不住把他两割裂开来,格外地心疼他,从他的泪水打湿枕套,再到他气愤地说“找你的小美人”的时候,以及他狠下心哭着说“我知道你有一个喜欢的人,喜欢很久了。”他哭的魏有钱心碎了,却也让我心碎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是rap先来到这个站台的,魏有钱的心早就被他占据了,再无半点分予他,可他还是答应了魏有钱包养的要求,他只是希望可以用这样的身份离他更近一点,想去得到本该属于他却又不属于他的喜欢。
而对于魏有钱呢,在那个冬天,他遇见了一束光,从此以为那是他一辈子的太阳,那个带着口罩的男孩就这么走近了他的心里,他是在冰天雪地里唯一向他伸出手的人,于是他便成了他的宝贝,是他放在心尖上要去守护的那个人。
而保险,之于他,是一场意外,他说他只想知道会不会喜欢上,于是他便可以说出你始终不是他,他哪里都比不上rap,他以为保险是太阳不在的时候的光,却不知道,他的生命里本来就没有太阳,光芒早就照射了黑夜,所以说出“小美人儿”和“我家那小孩儿”的时候总带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宠溺,他把rap放在了心尖,却不知道他心里其他地方藏着的是对保险细碎的喜欢。
但还好,他们是一个人,他宠溺的,守护的,怀念的,喜欢的,都是一个人,不论哪一个,都是他爱的白敬亭。
所以,絮絮叨叨这么多,希望魏总一定要对小白好啊,从你恶向胆边生,执意把那束光护住的时候,就该明了,爱上了,怦然心动的时候从不后悔。

最后悄悄@棂云有梦_SuKy ,表白太太和这篇文!太喜欢了!

早上来表白布丁老师,其实我一直觉得布丁老师的故事都有一种特别神奇的魔力,能够让我轻易地就放弃自己所有的原则,比如不看BE,因为我自己看同人就是希望能在虚构世界里看到他们的圆满,结果最后把《襟雪》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眼泪鼻涕一起流还要边搽眼泪还要看着;还有自己以前说不看精神出轨,因为原配在前,两人就更难圆满了,结果《吴哥窟》忍不住看完,又悄悄难过了好几天。
看布丁老师的文,感觉就像自己在疯狂打脸的过程,打脸还打的特高兴那种,扯了一通废话,希望太太不会介意。
最后还是想说说,读太太的故事,总让我想起太太自己在《无效信》里面写着“ 人生当然是很苦的, 但也会有甜甜的事。我说不清是苦多还是甜多,但我觉得人是为了那些甜活着,所以必得承受苦难。”太太的故事里感觉总是不会轻易的圆满,两个人双向暗恋的悄悄试探,为了爱人在刀尖行走千年,还有为了你去抵抗全世界的勇气,最后还要先送你离开,甚至孩子也是好事多磨才得来,但是再多的苦,回味起来却都是那些甜,所以才会这么喜欢太太笔下的每一个故事,每一个平行时空的他们。
再次,表白太太。
P.S 自己字丑,求了两个好朋友来写字,希望太太不会嫌弃。
最后悄悄@布丁奶盖嘿 

深夜为钱rap激情更图一发,金主和大明星真的太带感了,包养组好棒,可惜辣鸡的我不会开车,就只好实名表白所有太太了。
P1来自《正义联盟》蝙蝠侠,感觉非常适合我们的魏有钱,从名字来看就很有钱。
P2是我的酷盖白rap,可惜日常酷不起来,本性还是个傲娇的小孩子。
P3是设定里人称天煞孤星的白rap,走投无路被包养,“我养你啊”。
P4是设定里想要追逐rap梦想的白rap,魏有钱选择让他安心追梦,自己默默守护。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魏白】魏白与成语的兼容度

*片段灭文法
*伪现实预警
*有些成语有些是四字词语
*成语含义均严重偏离本意,仅从字面理解
*小学生文笔,轻拍

1.恼羞成怒
“相信我吗?”
“不信。”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原本还大爷姿势坐着的北京小爷,闻言立刻起身,双手撑桌,目光凶狠,死死盯着那人,“还说不?”
“不说了,不说了。”魏大勋急忙摆手,又悄悄用手捂住嘴角的笑意。
“他的小白,恼羞成怒起来,真的是奶凶奶凶的。”

2.朝思暮想
挂掉视频通话,回想起自己刚才问“那你想我吗?”的时候,那人糯糯的一句“有点”,让他的思念成了被水盈满的海绵,轻轻一碰,便再也抑制不住,“等不及了。”他想。
驱车两个小时。到达片场时,白敬亭正在听导演讲戏,低眉顺眼的样子像极了听老师讲题的高中生。
“小白!小白!”好不容易等人听完,魏大勋等不到下班了,大声呼喊着,撞见了那人迷惘的张望眼神,但在看到他的瞬间,眼睛里便是亮起了光。
“你怎么来了?谁叫你过来的,这儿可没人招待你。”
笑着抱住他傲娇的宝贝,魏大勋枕在他的肩头“我也有点想你,所以,我来了。”
朝思暮想,抑制不住思念,只好立刻,马上来见你。

3.命中注定
“我觉得,他注孤生可能真的没跑了。”
“你看天气这么冷,要不我先进去?”
“这不是给我自己吃的吗?”
“那你怕着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白敬亭的注孤生剪辑,魏大勋没有忍住,在床上笑成了猪叫,还一边锤着枕头,一遍继续笑着。
“笑啥呢,这么开心。”洗完澡出来的白敬亭,便看到了自家大金毛笑成了他最喜欢的小猪佩琪,用毛巾擦了一下头发上的水,魏大勋便手脚并用的从床那边爬了过来。抬头盯着他,死命地睁着他的“大眼睛”。
“小白,你看我脸上有什么?”
“帅气,咋了。”
哪里来的注孤生,只是他还没有遇到他的命中注定。

4.心灵感应
魏大勋有个特殊本领,他能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转头就发现白敬亭,所以,害怕时、高兴时、那些所有想要分享的时刻,他总是能够恰巧地找到那个人,握着他的手腕,转头看见他遮掩不了的笑意,笑成了褶子精,但他知道,那是他们的心灵感应。

5.白手起家
魏大勋最初明白自己的心意时,他并不想认栽,他只想逃,逃的远远的,再也看不见白敬亭,那些思念就不会那么强烈了,他想着。
却不料,在生日那天,被人堵在了休息室门口,白敬亭红着眼,拉着他的袖口,说:“我是白梦想,我愿意白手起家,魏了爱,你愿意和我一起共建一个家吗?”
“三环内的大房子,我买。”魏大勋说。

6.愚公移山
花老师才不是什么地主家的傻儿子,我觉得他是真的大智若愚,在那样的一个大染缸里依旧活的透彻、明白。
而山老师,真的像山,带着那些清冷,慢热的不那么容易亲近。
可偏偏,有着一位愚公,他用坚持不懈的笑容融化了冰山,他一点点地移走了那座冰山的心,山也随心动。

花的评论,今天我依旧是一朵天边的烟花

【魏白】我一生的故事

*被蒸煮甜到决定深夜发文,堆了好久没有勇气发

*前文戳头像,但当作独立一发也没什么问题

*梗来源于不老的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

*做人有始有终,还是把这篇更完了

*occ都是我的错

*诗来自木心《我纷纷的情欲》,歌来自《美人》

      魏大勋最终活了一百岁,死在了一个雪天,那日阳光正好,白敬亭拿着水杯,在羽绒服的包里塞了几包纸巾,又给还在餐桌边发呆的魏大勋擦了擦嘴角,探头看了眼窗外,阳光穿过缝隙,投下一道光影,“也许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他想,但还是拿出昨晚摆在沙发上的围巾,不由分说地围在了魏大勋脖子上,又小心翼翼地往上抬了一点,轻轻再往内扣一点,却对上了那人不满的眼神,像个小时候出门被妈妈逼着套上了厚外套的小朋友,那样一点也不酷!想的出神,,白敬亭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再对上那人的眼色,只好轻轻地在那个梨涡印下一吻,看着他紧闭的双眼,颤抖的睫毛,嘴角一勾,“大勋,走了啊。”

      推着魏大勋出去散步,他微微偏着头靠在轮椅上,有时候闭上双眼像是睡着了,却在白敬亭低头时,又对上他的笑颜。有些时候他看见了新奇的东西,总是要指着,比哥伦布发现美洲还要兴奋,嘴里还要“小白,小白”的叫个不停,白敬亭无奈,每次恨不得捂住他的嘴时,也只好凑在他的耳边“我在呢。”

      一路慢慢走着, 行至公园时,雪花却一片一片地落了下来,从前在家时,每逢下雪天,魏大勋总要兴奋上好一阵子,甚至在白敬亭刚回家时,外套还没来得及脱下,便会被直接拽出门,手臂被死死的挽住,少年还要大声嚷嚷着:“打雪仗咯,打雪仗咯。”巴不得将下雪的消息拿着个大喇叭公布给天下。只是这一次,他不能再嗷嗷的嚎着了,白敬亭便悄悄凑到了魏大勋的耳边:“大勋,你看,下雪了。”

      魏大勋抬起了头,看向白敬亭,笑了,梨涡在皱纹里都快要看不见了,但恍惚间白敬亭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年轻的他,那个为爱勇往直前的少年亲吻他的耳边,手指抹去那片飘落的雪花,“霜雪吹满头,我们,也算是白首吧。”

      片刻后,白敬亭再呼唤他,却再也没了生息。

      魏大勋的葬礼很简单,他本来没有亲人,因为白敬亭的缘故,亲近的朋友也不多,将魏大勋安葬在自己专门买来的墓园后,白敬亭便回家了,房间内还残留着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也许,又该搬家了吧。”

      轻轻地踏进书房,一点点地关上了吱吱呀呀响着的门,昨日翻过的书仍停留在那一页,就好像他从没离开,白敬亭随意翻着,打开书桌的抽屉时,却发现了里面的木盒,木盒边缘有些磕磕绊绊的痕迹,他小心翼翼地翻转着,在盒底看见了一张纸条:“打开它,小白。”手指按住木盒,他轻轻转动着开关,像是打开最珍贵的宝藏,盒子内躺落的全是照片,有他的,也有他们两的,在翻开每张照片的后面还写着字,编了号。

      第一张是在魏大勋十岁那年他缠着白敬亭去到他们初见的那条街拍的, 照片上的人还是笑的一脸灿烂,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却因不爱照相,只愿给镜头一个高冷的侧脸,却悄悄瞅着魏大勋嘴角的梨涡,忍不住笑了。

    “今天是遇见小白哥哥的第五年,我希望能永远和小白哥哥在一起。”

      第五张是在魏大勋十二岁那年白敬亭带他搬了家,离家时所拍,魏大勋不舍得离家,抱着门框死死的不松手,鬼哭狼嚎着“不要,我不要走,你走开。”小脸哭的皱皱的,白敬亭本想好言相劝,却又忍不住拍了下来,拿着照片,扬言要在家里的每一处贴上这张照片,才让魏大勋撒开了手。

    “虽然不想离开,但只要和哥哥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因为哥哥就是我的家。”

      傻孩子,你,也是我的家啊。

      第十张是魏大勋偷拍的他的侧影,那天下雪,他吵吵嚷嚷地让白敬亭带他去公园,还偷偷拍下了这张,“小白,我告诉你我喜欢下雪,喜欢冬天,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不是真的喜欢冬天,我只是喜欢你,喜欢冬天的时候,偷偷藏起你的手套,又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分你一只,背地里又偷偷乐着;我喜欢冬天,喜欢走在冷风里不明分说地把外套脱给你,又说着“冷死了,我先走了。”而跑掉,其实只是害怕你的抗拒;我喜欢冬天,为你在掌心呼气,又捂住你发红的耳根,我知道,你没我想的那么脆弱,我只是喜欢在冬天,做你的英雄。

      第二十五张是在一个雨天,两个人都窝在家里不想出门,白敬亭坐在吊篮上读着书,魏大勋悄悄拍下了他读书的侧影,又凑到了他的面前,眨巴着眼睛,拉着他的手腕, 缠着他要他读诗,他没有办法对着这样的狗狗眼说不,却不想还没开口吻却落了下来。

    “唇涡,胸埠,股壑 ”

       额头

    “平原远山,路和路” 

       眉间

    “都覆盖着我的情欲” 

       眼睛

    “因为第二天”

       泪痣

    “又纷纷飘下”

       鼻梁

    “更静,更大”

       脸颊

    “我的情欲”

       最后小心翼翼附上了嘴唇,渐渐地加深了这个吻,让那些暗涌的纷纷的情欲无处可藏。

    “去床上吧。”少年的鼻息似乎还在耳边,白敬亭悄悄地红了耳根。

      第三十张,是在海边,白敬亭本想脱掉鞋在沙滩上踩一踩,还没蹲下来来就被魏大勋背起来了,他惊呼一声,“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背的那么高。”魏大勋赶紧调整了姿势,却又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小跑了起来,上身还有些微微颤抖,白敬亭只好把他抱的更紧,不断叫“停下停下”,少年却玩的更欢,他无奈,在他终于停下时,悄悄地吻了他的侧脸,却被少年不依不挠地索取更多。

      第三十一张,是在那个海边的夜晚,第一次献唱的魏大勋紧张的微微发抖,连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但他依旧那么坚定的唱着:

      对你的爱让我变得单纯

      你看我的心越来越真

      雨后窗外羞涩的花蕾

      像你那样迷人

      公园小路漫步的清晨

      优雅跳舞温暖黄昏

      河边树下玩耍的孩子

      像你那么天真

      不要问是谁辜负了我们的青春

      我对你的爱比海还深

      在无尽黑夜刺痛我的灵魂

      是你 轻轻一吻

      是你 我的美人

     “献给你,我的美人,我的生命之光,我的灵魂。”

       第五十五张是在魏大勋60岁那年,白敬亭带他去了西贡,在轻柔的海风里,他给他读《情人》,“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时还要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

        魏大勋老了,两人出去别人都当白敬亭是他的儿子或者孙子,他总是因此像个小孩子一样生闷气,白敬亭总是要亲上几口,好声好的哄着,他才会消气,所以他带他来到这里,只是想要读给他听,我爱你的只是你,不关乎年龄,不关乎容貌,我只要你。

      照片一张张的翻着,白敬亭的眼泪啪嗒地掉了下来,从离家之后,他很少再哭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只有学会坚强,可如今,他却像回到了离家的那个雨夜,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又是孑然一身了,时光带走了他爱的一切,却选择残忍地留下了他。

      泪水模糊了视线,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小心翼翼地翻着,在盒底看见了一封信,轻轻地展开,是魏大勋那龙飞凤舞的字迹。

亲爱的小白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先行离开了吧,也许遇见你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所以我才不能陪你走到时间的尽头。我自诩一生未曾负你,却不想终究还是要先走一步,记得在《山河故人》里,妈妈告诉自己的孩子,“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人总是要分开的。”所以你无尽的人生里,我陪你走完了这段路,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成了那一个过去,但我依旧庆幸,我这一生的故事,只有你。

      所以最后,我还有一个最自私的请求,我希望未来无论山长水远,拜托你一定要找到我。在过河时,我会打碎那碗孟婆汤,跳入新的轮回,带着关于你的一切等待,所以一定要找到我,一定。我不介意你慢动作,也不介意你珊珊来迟,因为漫长的人生,不论几世轮回,我只要你,我所有关于人生的故事,只想让你来抒写,我的美人。

      我在未来,期待与你重逢。 

                                                                                       你的大勋

  

      多年后,黄昏的公园,白敬亭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看向远方的湖山,似乎又想起了那个山长水远的等待,他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一个五岁左右的小朋友在与小伙伴的追逐打闹时,却突然摔倒在了白敬亭的面前,白敬亭回过神来,急忙扶起小朋友,却在抬头时,看见了那弯弯眉眼和那梨涡浅笑,他不禁莞尔,无尽轮回,命运总是让我们相遇。

      所以他从不曾遗憾于“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只因他坚信“但得夕阳无限好,何必惆怅近黄昏。”更何况“霜叶红于二月花”不是吗?

       


花老师回复啦,“说好的此事不对外公开呢”
我就请大家品品这句话!还不对外公开,您是觉得自己也该堵一下柜门了吗???两位蒸煮?

今天果然是甜度爆表的一天,在ly小姐姐问出“大勋,你的眼睛呢?”的时候,在大家要求花看着他们说话的时候,花依旧执着地看向了山,还奉上了捧脸杀,而山也忘记了上次是谁躲着的不给碰,碰了脸后自己还去扒衣服,算了,没眼看,我走了。

*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发过,还是想发出来和大家分享
分享一个东北第一A花老师,那句“都TMD的给我活腻歪了是吧。”我也只听了20遍,真的,只有20遍!
最后有哪位太太考虑写个黑帮Au吗?
就是黑帮大佬花和小明星白rap,小明星借酒消愁,误打误撞救了花,花恋恋不忘,死缠烂打,说“你既然救了我的命,我也无以为报,那不如就让你以身相许吧。”
或者黑帮老大佬花和白猫警长感觉也不错,来一出猫叔游戏。
Ps.视频来自《暴走法条君》2016年的615期,花老师最后有个娇羞跳脚,为了维护东北第一A的气质,我就没录了,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